會員登陸  會員注冊 | 取回密碼 設為首頁 | 桌面快捷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熱門關鍵字:    飲料 休閑食品 食品 國際食品 添加劑 包裝 檢測 安全
   首頁 > 科技動態 >>正文
中美貿易波折:玉米和大豆從中扮演什么角色
2018-3-28 9:54:58 環球時報 林仨  
 日前,農業農村部將2018年確定為“農業質量年”,農業發展戰略由數量導向轉為質量導向,重點要解決質量效益問題。

3月20日,農業農村部表示,針對種業同質化問題突出、糧食作物優質綠色專用品種薄弱的現狀,未來將以綠色品種選育為重點,實施現代種業提升工程,推進全國范圍的大換種、大換代。

從當前來看,我們的玉米、大豆等農產品的品質有待提高,成本有待降低,種業企業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作為貿易產品的玉米和大豆是什么狀況?

玉米和大豆都是國內重要的糧食作物,也是當前進口量非常大的作物。尤其是從美國的進口。當前中美貿易形勢復雜,而大豆和玉米不僅是貿易產品,也將充當更加復雜的角色......

在過去的三十多年的快速城市化過程中,劇增的食用油及飼料等需求,使得中國成為進口美國大豆最多的國家。2016年時,中國從美國進口了價值140億美元的大豆(約占其近三分之一的產量)。這一數字意味著,在美對華出口產品中,總額第一的并非波音飛機、汽車等各類高科技產品,而是大豆。

龐大的貿易總額之外,因位于美國中西部大豆主產區的不少農場主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投票支持特朗普。故有不少分析預測:中方可能會以限制大豆等農產品進口作為其回應美方貿易壁壘的籌碼之一。

環球時報評論員發表文章稱,特朗普政府一再指責中國違反國際貿易規則,并威脅對中國產品加征進口關稅。實際上美國才是WTO規則的粗暴破壞者,看看美國大豆生產是怎樣獲得政府補貼并向中國傾銷的,就清楚了。

美國補貼大豆出口嚴重沖擊中國豆農

眾所周知,中國大豆種植歷史悠久,曾經是全球最大的大豆生產國和出口國,后被其他國家超越。1995年中國還是大豆凈出口國,但在短短幾年時間里,就轉變為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

中國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7年,中國大豆進口量由5479.8萬噸增加到9552.6萬噸,增加了4072.8萬噸,增幅高達74.3%。在進口大豆激增的同時,中國大豆產量遭遇連年下滑,2016年僅為1294萬噸,不及進口量的七分之一。中國大豆市場需求85%以上依賴于國際市場供給,在世界大豆主產國中,中國大豆的進口貿易依存度最高。

隨著大豆進口的持續快速增長,中國國產大豆在國內市場的份額驟降,從2010年的22%跌至2016年的13%。由于進口大豆基本用于榨油,進口大豆對國產榨油用大豆生產影響最為顯著。2010/11年度,598萬噸國產大豆用于榨油,占國內大豆總產量的39.7%;到2016/17年度,國產榨油用大豆僅剩140萬噸,占國內大豆總產量的10.9%,僅占國產榨油用大豆總量的1.6%。

進口大豆瘋狂蠶食國產大豆市場份額,重要原因是一些外國大豆、特別是美國大豆獲得了巨額補貼。盡管美方一再聲稱補貼占產值的比例小、且符合世貿組織規則,但實際上美國政府給豆農提供了巨額的補貼,帶來不公平競爭優勢,使其得以用很低的價格對中國市場進行傾銷,對全球市場產生沖擊。

此外,以美國企業為主的跨國糧商壟斷操縱,國際市場需求不足,也進一步加劇了大豆國內外價格倒掛現象。國產大豆價格持續受到進口低價大豆的沖擊,豆農生產效益不斷下降,“賣豆難”的情況屢見不鮮,產業發展缺乏必要動力,不僅使大豆生產萎縮,同時使得大豆科研、技術推廣、產前產后服務等整個產業鏈均缺乏投入意愿。

與中國大豆播種面積和產量逐年下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0年以來,美國大豆播種面積和產量均呈增長趨勢,成為全球大豆主要的生產國與出口國。

美官方數據顯示,美國大豆播種面積由2010年的4.65億畝增加至2017年的5.43億畝,增幅16.8%;產量由9066.3萬噸增加至2017年的11951.8萬噸,增幅31.8%。在2016/2017種植季中,美國大豆產量和庫存的增加是全球大豆產量和庫存增加的重要因素。其中,美國大豆增產量約占全球大豆增產量的30%,美國大豆庫存增量約占全球大豆庫存增量的50%。美國生產大豆遠超美國內市場需求,一半用于出口,這是造成國際大豆供過于求局面的重要因素。

從中國大豆進口情況看,美國是中國大豆進口主要來源地之一。2010年至2017年,中國自美國大豆進口量從2359.7萬噸增至3285.6萬噸,增幅39.2%。進口額從113.2億美元增至139.5億美元,增幅23.2%。中國是美國大豆最大的買家,且占比不斷上升。2017年,中國進口的美國大豆占美大豆出口總量的57%,超過其他國家進口美國大豆的總和。可以說,是中國的國內需求和消費市場支撐了美國大豆產業的蓬勃發展,而代價就是中國大豆產業的日漸衰弱。

中共十九大明確提出,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鄉村振興戰略。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強調,鄉村振興的重點是產業興旺,必須構建農業對外開放新格局,要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糧商和農業企業集團,積極參與全球糧食安全治理和農業貿易規則制定,促進形成更加公平合理的農業國際貿易秩序。

值得欣慰的是,當前國內形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要對一些國家針對它們的大豆實施巨額補貼、并向中國傾銷的不公平貿易行為采取有力限制,減少不公平補貼的進口大豆在中國市場傾銷造成的負面影響,使中國大豆產業獲得可持續發展的公平、良好環境。

美國大豆面積超過玉米

“從1997年開始,來自中國的大豆需求為美國農民生產的大豆提供了一個新興的、不斷增長的市場。自2006年以來,全球大豆需求的增長使大豆的價格上升了50%,進而使美國農民的生活得到改觀。上升的價格讓農民們得以購買新的設備來改善或擴建他們的農場倉儲體系。全球大豆需求的增長促使美國大豆種植面積第一次超過了玉米。”3月中旬,美國大豆出口協會北亞區總監狄翠山(PaulBurke)在回應《財經》記者采訪提問時形容。

隨著供應充足且價格有競爭力的巴西大豆逐漸進入中國市場,這種局勢正在不斷發生改變。從2017年整體情況來看,美方數據顯示:該年美國對中國大豆出口為3290萬噸,占中國進口量的34.4%,為2006年以來最低占比。

進入新的供應年度后,這種此消彼長趨勢仍在繼續:2017年9月至12月(2018年度第一個供應季),中國從巴西大豆采購量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719萬噸,從美國的采購量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37萬噸。

此外,從2018年1月1日起,中國還對從美進口大豆開始實施更嚴格的質量控制標準。而在巴西新一季大豆開始收獲之前,中國還購買了巴西大量庫存的大豆。

產品價格才是關鍵

“從中美大豆貿易的市場層面來看,至今為止的情況都是比較正常的,涉及的非市場因素很小很小。雖然你可以看到中國對美國大豆的訂單需求與去年同期相比有大幅度減少,但主要的因素還是巴西的競爭力實在太強,受其貨幣貶值、大量庫存等因素影響。”美國大豆出口協會中國首席代表張曉平對《財經》記者分析稱,“產品價格才是關鍵。”

就價格因素而言,受制于土地、農藥等一系列成本及可耕地受限等因素的影響,美國大豆并不具備絕對優勢。

“美國的問題是,我們已利用了所擁有的所有可用于農業生產的可耕種土地,已無法開發新的土地來用于農業生產。”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國際谷物培訓中心主任JayO‘Neil對《財經》記者表示,“此外,美國農民在做出自己的耕種決策時,亦要受制于雙重因素:首先,他們會首要考慮的是自家農場的土地上適合耕種什么。比如堪薩斯的土地就不如伊利諾伊、俄亥俄或愛荷華的地肥沃,其雨量也少于密西西比河以東地區。農民們會決定兩三種適合在自己農場里的土地生產的作物,之后才是考慮價格因素,選擇今年是種大豆還是玉米。”

“因為沒有絕對的價格優勢及供應能力限制,美國農民實際上對于向中國出口大豆的立場是保持正常平穩運行和有一定合理增長即可,其他問題都讓市場解決,不希望受到外來因素的干擾。”堪薩斯州一位豆農曾對《財經》記者表示。

就今年情況來看,“短期的市場層面波動,以及可能的貿易爭端,到目前為止對美國農民還未造成直接影響。由于阿根廷主產區嚴重的干旱造成大幅度減產,今年2月初開始,芝加哥大豆期貨價格出現強勢反彈,一舉突破10美元,創近一年以來的最高價格,而3月14日,美國芝加哥交易所的大豆期貨價格又出現了十幾美分的下滑,就是因為有市場消息稱:從4、5月開始的播種季中,美國農民仍選擇多種大豆少種玉米。他們在用腳投票。”張曉平稱。

避免“貿易戰”

中國是美國大豆最大的出口國,美國卻并非中國最大的大豆進口國,這種情況會對雙方的大豆貿易乃至雙方更深層次的貿易政策造成何種影響,是相關各方均關注的焦點之一。

對中國而言,為保障自身農產品安全,其在過去數年內,正在不斷努力增加其各類進口農產品的供給來源,而非單純依賴任何一方。

具體到大豆,因南北半球的氣候原因,美國大豆的銷售季節一般是在當年10月到次年3月,而巴西和阿根廷則為4月到9月。因此,這些地區對中國出口大豆已按季節形成了分工。

與之相伴隨的,是中國的一系列糧食進出口企業亦在增強其與南美洲大豆出口國的合作,從而增強自身在全球糧食貿易中的話語權。它們采用合作或收購倉儲、物流企業等方式,直接與農民們建立起了采購關系。

在此之前,從2012年起,巴西已取代美國,成為中國最大的大豆供應國,其份額可占到中國大豆進口總量的一半左右。

巴西大豆的蛋白質含量較之美國大豆更高,因此較為受到中國相關加工企業的歡迎。但亦有美國產業人士認為:雖然蛋白質含量稍有差異外,美國大豆的氨基酸成分卻要優于南美大豆(或至少是等同于南美大豆)。不僅如此,美國大豆的品質及穩定性均有一定優勢。

目前的產業各方均基本承認:就短期形勢來看,南北美洲兩大大豆供應地之間,并未形成可彼此取代的關系。

“從比例上來看,每年一半時間內全球的大豆來源是巴西、阿根廷,另外一半時間則是美國。這樣的循環每年都要發生,沒有誰能從中二選一。”JAY表示。

不少業內人士均分析及呼吁,從貿易角度而言,中美之間不應就大豆這一“壓艙石”進出口產生摩擦。

“一方面,巴西自身的需求量也很高,其出口量滿打滿算也就每年6、7000萬噸左右。阿根廷自身也有壓榨和產品出口需求要維護,本身今年還會出現大幅度減產。俄羅斯、烏克蘭或者東非,目前的供應穩定性和規模,都無法填補停止從美國進口大豆所留下的供應空白。”一位在中美之間從事大豆貿易二十多年的相關人士認為,“另外一種思路是中國減少大豆的直接消費量,但這會面臨肉類進口的增多。在國外涉及穩定供應來源的問題,在國內則會影響大豆壓榨企業、飼料行業及養殖戶。”

有相關報道稱,中國商務部一直在研究對如何對美國大豆進行反制,包括采取反傾銷和反補貼措施,也在評估對中國大豆壓榨產業可能造成的影響。

上海的一位產業人士亦對《財經》記者分析:從長遠來看,巴西、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等國家對中國的大豆供應總量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途徑之一是增加耕種面積,此外就是提高單產。

“希望中美兩國避免貿易戰,但如果波及大豆進口,我們會找到辦法應對;我們將會照常生產飼料,也會照常養豬。中國人也會照常吃肉。(大豆)市場很大,除了美國還有其他國家。”一家中國的農業企業近日亦如此公開表示。

2月16日,美國大豆協會則在一份官方聲明中強調了中美大豆貿易對美國農民的重要性,同時敦促美國行政當局制定更好的中國貿易政策,以加強中美貿易合作關系的方式,來解決當前兩國貿易存在的問題。

美國大豆協會會長、艾奧瓦州農民海思鐸(JohnHeisdorffer)也在自己的聲明中稱,“中國不僅僅是我們最大的買主,而且其購買量超過了其他所有買主的采購總量。不僅如此,巴西和阿根廷強有力的競爭者將會極其樂于填補我們在中國市場留下的空當;潛在的關稅將可能使得美國大豆農民的生活異常艱難……美國大豆農民期望白宮能夠調整中國策略,在提升國內產業競爭力的同時,進一步拓展我們的出口空間。”

狄翠山則對《財經》記者表示:美國有26個大豆生產州,如果中國限制美國大豆的市場準入,位于密西西比河與俄亥俄河沿岸的州,以及需要把大豆運輸到美西(包括明尼蘇達州、北達科他州、南達克他州)的州可能受到的影響較大。美國大豆農民面臨的收購價很可能在短期內下跌,與此同時全球大豆供應鏈會做出調整。

“美國大豆產業正在與許多其他農業和糧食產業協會進行合作。在美國農業界中,幾乎所有的產業協會都在敦促特朗普行政當局不要施加貿易制裁措施,而是要繼續貿易協定。”狄翠山稱。

亦有美國多名產業人士對《財經》記者分析稱:因中美貿易中美方的農業為順差,特朗普政府對農業出口的關注度其實并不高。在貿易爭端中,產業農民是弱勢群體。

假如中美之間出現貿易爭端進而影響大豆貿易,狄翠山預計:包括歐盟28個成員國、日本、韓國等國會增加購買美國大豆。另外,美國農民也可能會擴種高油酸等高品質或新品類大豆,以增加美國本土食品企業的青睞。

“解決貿易不平衡,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合作的蛋糕做大。雙方互掐讓蛋糕越做越小,彼此的回旋余地也就越小。”上述貿易人士稱。

中國玉米大豆進口

2017年中國玉米累計進口283萬噸,較2016年下降10.7%;玉米累計出口8.6萬噸,較2016年增加2050%。

2017年大豆累計進口9553萬噸,較2016年增加13.8%;2017年大豆累計出口11萬噸,較2016年下降15.4%。

2017年玉米進口量有所下降。業內人士預計,2018年玉米進口量或在320萬~340萬噸,比2017年增加17%。

專家介紹,2017年玉米全年進口量比2016年下降10%,降幅比2016年收窄。其中,上半年和下半年進口呈前低后高的走勢,進口來源前三位的國家依然是烏克蘭、美國和老撾。

2017年我國玉米進口來源前三位的是烏克蘭、美國、老撾,與2016年的進口格局相同,但是進口比例出現了較大變化。從占比來看,烏克蘭仍然是我國玉米最大的進口來源國。2017年全年自烏克蘭進口玉米182萬噸,比2016年下滑31.53%;2017年進口占比為65%,比2016年下降近20個百分點。

2017年7月份兩種轉基因玉米獲得進口許可,我國自美國的玉米進口全年量為75萬噸,比2016年大增239%,進口占比從2016年的7%大幅提升至27%。

我國自烏克蘭進口的玉米均價為135美元/噸,自美國進口的玉米均價211美元/噸。烏克蘭玉米價格比美國玉米價格低36%,是導致自烏進口量明顯超過美國的主要原因。

2013年~2016年,我國玉米出口量整體處于低位,且呈逐年下降的走勢。2017年,我國玉米出口量大幅反彈,全年出口7.5萬噸,同比增長22倍。出口大幅反彈的主要原因是國內玉米價格合理回落,出口優勢顯現。

玉米進出口主要取決于供需缺口和內外盤性價比,也就是國產玉米與進口玉米的價格、品質等綜合優勢。“2017年國內玉米價格筑底反彈,下半年內外盤價差擴大至300元~400元/噸,下半年國內玉米進口出現較大反彈。由于2018年新糧上市之前國內現貨玉米供應整體偏緊,而且優質糧緊俏,客戶對進口玉米需求仍然較強,按照目前的進口趨勢預測,2018年1~9月我國玉米進口量或在300萬噸左右。”徐學平表示。

2018年我國玉米產量或小幅反彈,價格預計與2017年持平或稍低。玉米質量主要取決于生長期和收獲期天氣情況,連續兩年出現玉米質量下降的概率較低。2018全年進口量預計在320萬~340萬噸,比2017年增長17%。


  全國各地新聞
華北北京 天津 河北 內蒙古 山西
華東山東 上海 江蘇 安徽 浙江
華南廣西 廣東 福建 海南
華中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東北黑龍江 吉林 遼寧
西北新疆 青海 甘肅 寧夏 陜西
西南西藏 重慶 四川 云南 貴州

  行業分類導航
食品機械 食品包裝 休閑食品
方便食品 罐頭食品 食品檢測
添加劑 食用油 水產品
調味品 保健食品 飲料頻道
國內新聞 國外新聞 展會資訊
淀粉 肉類 乳制品
果蔬 烘培 食用菌

  關于我們 | 客服中心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合作伙伴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法律申明 | 付款方式

服務在線:400-6799-160 0755-3293921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編輯QQ: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email protected] 深圳市中新源科技有限公司  粵ICP備11028536號-4  食品新資源:www.jusavp.live

 

海南七星彩开奖表